丈夫私自代孕妻子不认,给的1000万怎么办?

guanbin 2021年8月22日21:47:53
评论

丈夫私自代孕妻子不认,给的1000万怎么办?

亲子关系,是家庭关系中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社会关系中的基础一环,对个体成长、家庭和谐、社会稳定,具有重要作用。

然而,有一位“母亲”却诉至法院,要求“否认亲子关系”。近日,北京顺义法院审理了这起案件。(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基本案情

高某与郭某是夫妻关系,二人育有一女。“全面二胎”开放后,夫妻俩想再生个孩子,却因为身体、年龄等原因始终未果。2018年,丈夫郭某在妻子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他人通过代孕私自生下儿子小郭,并在小郭出生证明上写母亲是高某。“被当妈”的高某称,其不知道代孕的事情,也没见过孩子,直到2019年才知道孩子小郭的存在。

为了明确双方的抚养、赡养、继承等问题,避免日后发生纠纷,妻子高某曾想过要起诉,但是当时没有合适的案由,直到《民法典》正式施行,新增了亲子关系之诉。高某将小郭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高某和小郭之间不存在亲子关系,取消其对小郭的监护权以及小郭对其财产的继承权。

判决结果

《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对亲子关系有异议且有正当理由的,父或者母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或者否认亲子关系。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一致同意进行人工授精,所生子女应视为婚生子女,父母子女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民法典的有关规定。

本案中,原告高某提交了2018年3月的医院诊断证明、住院许可证等证据,材料显示高某被诊断为孕6周胎停育,而小郭的出生时间为2018年7月,可证明高某与小郭不可能存在血缘上的亲子关系。高某与郭某皆认可小郭不是双方进行人工授精所生之子,故小郭无法被视为高某与郭某的婚生子女,高某与小郭的关系无法适用民法典关于父母子女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郭某表示同意高某的诉讼请求。

最终,顺义法院支持了高某的诉讼请求,确认其与小郭不存在亲子关系。

法官说法

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亲子关系涉及到抚养、赡养、继承等问题。对亲子关系有异议且有正当理由的,成年子女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亲子关系。本案中,尽管出生医学证明及户口本上均显示高某系小郭之母,但根据高某提交的相关证明,可以直接认定高某与郭某不存在血缘上的亲子关系。

需要提醒大家的是,此类案件中,父或母可能均知晓子女与其不存在血缘关系,但如果不经过法院确认或否认亲子关系,后续可能围绕抚养、赡养、继承等问题产生纠纷。

类案检索

丈夫背着妻子在外代孕生子,1000万元给付无效。

李女士与张三于1982年11月29日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女。2014年,张三、小红经人介绍相识。张三有生子之想,小红有配合之愿,故共同前往泰国制作试管婴儿,由张三提供精子、选取泰国卵子库中的优质卵子合成受精卵植入小红腹中,经过多次试验,小红成功怀孕,并于2015年9月11日在长沙生下了双胞胎儿子大宝和小宝。在没有征得李女士的同意下,张三先后共向小红支付了11095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

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有财产应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夫妻对全部共同财产不分份额地共同享有所有权和平等的处理权,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李女士与张三之间不存在夫妻共有财产的相关约定,无法对共同财产进行划分;张三在未与李女士协商、取得一致意见的情况下,擅自向小红转账,并向小红出具《条据》,声明其给付小红的涉案款项系其在夫妻共同财产中的个人所有部分,于法无据,其行为严重损害了李女士的财产权益,张三基于“借腹生子”向小红支付巨额财产,违背了公序良俗原则。我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明确禁止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应该用于符合一定医学和法律规定的不孕不育夫妻繁衍后代。张三与李女士已育有婚生女,仅因想生育儿子,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合成受精卵,由小红进行生育的行为有违道德和伦理,张三基于前述生育行为给付小红巨额款项违背了公序良俗原则,故张三将其与李女士的共同财产给付小红的行为应属无效,小红应将其取得的财产予以返还。关于小红辩称涉案款项用于购买商品房、商铺及车辆,系替两个小孩保管,因相关财产并未登记在小孩名下而是登记在小红名下,其辩称理由不成立,一审法院不予采信。关于小红辩称部分涉案款项系张三支付的小孩抚养费、教育费,因事涉权利主体为俩小孩,可由权利人另行主张权利,故该项抗辩意见一审法院不予采纳。张三将其与李女士的共同财产1109.5万元支付给小红属实,扣除小红已自行返还70万元,剩余1039.5万元小红应予返还。

综上所述,判决:一、确认张三支付给小红1109.5万元的处分行为无效;二、限小红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10日内返还李女士1039.5万元;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三、驳回李女士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小红是否应返还李女士款项及返还金额问题。具体分析如下:

(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七条规定:...(此处省略)…”夫妻共有财产是夫妻共同生活的必要物质基础,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应为不可分割的整体,夫或者妻对夫妻共同财产应有平等所有权或处理决策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四条规定:“...(此处省略)…”上述规定表明,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不允许分割共有财产为基本原则,只有在特定情况下才允许分割夫妻共同财产,这是法律保障夫妻共同财产存续、安全的体现,确保夫妻财产成为婚姻家庭生活得以正常运转的基本保障。本案中,李女士、张三之间并未有关于夫妻财产的约定,则双方应共同共有夫妻财产,李女士行使的权利及于整个共有财产。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张三未经李女士同意或两者达成一致,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向小红给付款项共计11095000元,侵犯李女士的共有财产权,该行为应属无效。上诉人小红主张张三给付的财产是张三个人所有的财产,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卫生部于2001年颁布的《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伦理原则》规定:“一、知情同意的原则…医务人员对要求实施辅助生殖技术且符合适应症的夫妇,须让其了解实施该技术的程序、成功的可能性和风险以及接受随访的必要性等事宜,并签署知情同意书。…”该原则表明,我国法律允许的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受众为“夫妇”,即具有合法婚姻关系的夫妻。本案中,张三、小红不具有合法婚姻关系,虽然双方系去泰国接受辅助生殖技术,但小孩确系在国内出生。张三、小红行为违背《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伦理原则》等规定,违背社会公序良俗。张三与李女士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张三基于“生子”意愿与小红共同赴境外接受辅助生殖技术并最终在国内生育大宝、小宝,严重侵犯了李女士作为配偶一方的权利,严重违背社会主义道德规范,违背社会公序良俗。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八条规定:“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第一百五十三条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但是该强制性规定不导致该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的除外。违背公序良俗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张三、小红共同接受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及张三给付小红巨额财产的行为,侵犯了李女士的合法权益,违反我国法律强制性规定,违背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伦理原则,违背社会公序良俗,张三的给付行为无效,小红因此获得的财产应予返还。

另,第一、上诉人小红上诉主张其并非“配合生子”,且生育过程极为艰辛。本院认为,小红生育过程艰辛的事实并不能否定其行为的违法性,且小红生育过程的复杂性等系张三、小红自身身体原因、小红与张三共同生育男孩的意愿等因素决定的,并不能因此证明行为的合法性。第二、小红主张张三给付的款项系为小宝、大宝的抚养费、教育费。本院认为,小红将涉案款项购买房屋、商铺等均登记在自己名下,且抚养费、教育费等的权利主体为大宝、小宝,可由权利主体另行主张权利。

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小红的上诉请求及理由,均不能成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weinxin
江门国晖律所管斌微信
微信号码:15019897939,专业提供婚姻、债务、劳动工伤、交通肇事、刑事辩护等法律服务!
guanb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8月22日21:47:53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jmhylvshi.com/215.html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